老司机72种新姿势解锁

“上来!”他沉声命令道。

林可欣想奋力挣扎,却又怕扯痛他的伤口。

她试图从他的大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您不能这么做,到我房间里睡,算什么?求您快些起来吧!”林可欣急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们一起睡的次数还少吗?”他戏谑地反问。

“不是,那是您命令我去您房间值夜班,我才去的,不是一起睡。”

“你的意思是,如果是在我房间里,我命令你,你就跟我去睡了?”他不放手,好像逗弄她很开心似的,就这么逗着她玩儿。

“不是的,您先放手,放手我再说。”

“放手你能跑出去吗?”他反问。

她有些颓败,主宅上锁了,她能跑到哪里去。

“上来,我那里受伤了,不能对你怎么样。”

林可欣真的很沮丧,可又人在屋檐下,实在不知她能怎么办。

她执着地站在那儿,执着地祈求:“您别这样,行吗?既然我们又不会发生什么,您何必要这么做,让宋小姐生气呢?”

她真弄不懂他了,以前他是莫名其妙地把她丢给那些女人整她,才说她*了他。

她真弄不懂他了,以前他是莫名其妙地把她丢给那些女人整她,才说她*了他。

这次,他又是为什么?

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他手上一用力,她整个人直直地倒在他身上,他稍倾斜了一下,半个身子便压住了她。

“今晚我是来罚你的!”

他在她耳边喷着热气,低低地说道。

“你今天犯了什么错,知道吗?”他摸着她的小脸,问她。

“没,没有。您一定是弄错了,快放开我啊!”

“跟安皓拥抱!”他提醒了一句,林可欣身体忍不住一僵。

他知道?她怎么就忘记了,他那里有监控录像。

既然他都看见了,她也只有认下了。

“知道错了,就要认罚!”

他说完,头一偏,薄唇覆上她柔软的唇瓣。

她想推而不敢推,只能摇头躲他,却被他大手固定住下巴,霸道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撞进她蜜糖一样的小嘴。

经过多日的冷淡,这次的吻异常的炽烈。

慢慢的,她全身都被她吻的发软,找不到一点力气。

他不只是想要吻她,她的身体是多年来他最渴望的一个。正因为渴望,他才没有立即把她吃了,要留着一点点地得到。

“别,别这样”

她虽然被他亲的已经晕了,理智还是有的,可他却不放过她。

明明知道不对,在他富有技巧的引领中,她还是渐渐的*。

他本来也只是想让她忘我,却不想会引火烧身。

她还想说,让他走,但没开口。

他伸出手臂,把她的头揽过去,让她枕在他胸前,听他的心跳。

女人喜欢什么他很清楚,果然听着她的心跳声,她所有的乱纷纷的思绪都慢慢平稳下来。

冷烈焰的自制力是极强的,再想要的时候,也可以停下。

虽然这个女人让他的停止有些痛苦,却也不是极难的事。

他平息了自己的*,轻搂着她,手温和地抚摸着她刚洗过还湿漉漉的头发。

这样的姿势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她一直等着他厌了麻了,自己把手拿开,回他卧室去。

他的耐力好像无穷无尽,不知疲倦似的。

有几次听到他呼吸渐渐均匀了,她想起*离开,又被他勾住肩膀。

“哪里都不准去,今晚就在我怀里睡。”

她想说,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算什么?

也只能在心里叹气,继续被他扣留在身边。

她始终在等待,没想等着等着,竟真的会睡着。

醒来时,她有些迷糊,以为他还在,半边*铺已经空了。

他没有叫她,没有故意让人看见他在她房里过夜,没有让人为难她,她就更奇怪他的用心了。

他真喜欢她吗?偶尔她感觉是,更多的时候又觉得不是。

早上管家敲了林可欣的门,对她说:“冷先生说,以后你只需要做他身边的事就可以了。包括伺候他就餐,更衣,洗澡。”

[谢谢,我知道了]

她会摆清楚她的位置,她是他家的女佣,从进门起就是。

林可欣端上早餐时,冷烈焰和姜在熙并排坐在西餐桌边。

“昨晚睡的好吗?”冷烈焰问,从不在姜在熙面前掩饰对她的关心。

“很好,谢谢”

“呦,林妹妹怎么这么见外,坐下吃饭啊。”

“不用了,你们二位吃,我们那边的早餐也快开始了。”

“就坐在这里吃。”冷烈焰淡然说道,回头吩咐管家:“你去厨房再拿一份同样的早餐给她。”

“是,冷先生”

管家恭敬地答应着,走了。

林可欣还想拒绝,姜在熙站起身,亲自把她按坐在椅子上,还笑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这丫头就是喜欢客气。”

看样子,她是必须要跟他们同吃了。

一顿饭,她吃的异常尴尬,觉得自己就像是古代的小妾,在老爷和大房身边坐着,如坐针毡。

早上她已经反复想过了,要脱离她的尴尬处境,又要尽快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办法。

不过那个办法,也是要等的,要等到冷烈焰母亲来才行。

第二天白天,林可欣正被姜在熙拉着陪冷烈焰说话时,忽然门卫向管家报告,说大门外来了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叫姜倩,是林可欣的妹妹。

林可欣心一惊,对妹妹找到这里来,着实意外。

但很快她就想清楚了,妹妹是高小雅安排来的。

“你有妹妹叫姜倩,是吗?”冷烈焰派人查过,是有些印象的。

她很不想理这个让她没多大印象的妹妹,到底怕高小雅心狠手辣一怒之下拿她做要挟。

思来想去,林可欣还是点点头。

“是,我有个妹妹”

“哎呀,既然是林妹妹的妹妹,那也是我妹妹了。我跟你去门口迎接她一下吧,要不妹妹觉得我们怠慢了。”

姜在熙说着,站起身,拉着林可欣的手就往外面走。

林可欣赶忙婉拒道:“您不用这么隆重的,她还只是个小孩子。”

“再小也是妹妹,越小越要爱护嘛。”

到了门口,姜在熙命人打开大门,果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非常高挑,水灵灵的女孩子。

看样子最多二十岁,长的和林可欣不像,但神韵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呦,妹妹,你来了?快跟我进来!”

姜在熙放开林可欣的手,转而抓住姜倩的。

“姐姐,她是?”姜倩看对方穿着一身的世界名牌,不知道是谁,但想来也是这家的主人吧。

“我是你在熙姐,你姐姐林可欣认我做干姐姐了,所以你以后也是我亲妹妹来着。这是我未婚夫的家,跟我进去吧,到这里就要像到家一样呢。”

姜在熙几乎不给林可欣插话的机会,第一时间就把姜倩给收拢了。

进了主宅大厅,姜倩第一眼看到端坐着的冷烈焰,就被他整个人散发出的迷人魅力给吸引住了。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这个男人是她姐姐的丈夫。

姜在熙毫不意外,别说是姜倩这么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就是她这个大家闺秀,第一次见到冷烈焰时也是惊为天人,心内沸腾不已。

直到现在,他要是靠她近一点儿说话,她都还会心动的厉害。

林可欣注意到姜倩的眼神有些痴迷,忙攥住她的手,介绍道:“这位是冷先生!我在这里做女佣,冷先生是我的雇主。”

姜倩来之前听高小雅说了,她是给理事长的公子做佣人的,所以姐姐这么说,她也不意外。但姐姐是不是搞错了啊?姐姐怎么可能是女佣啊?应该是女主人才对。

“帝少,您好!你长的真帅啊!”姜倩由衷地赞扬道,没掩饰她的倾慕之情。

冷烈焰微微弯了一下唇角,温和地说:“是可欣的妹妹,以后不用客气,没事常过来玩吧,晚上就跟你姐姐住在她房间里。”

“姐夫,你是不是失忆了啊?”姜倩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空气都凝固了,大家都不敢再说话,只有姜倩不明事理。

“不然你怎么可能对我姐姐这么陌生呢?”姜倩虽然好久没和林可欣联系了,但对于帝少对她姐姐的*爱可是无比羡慕和佩服的。

“我没有失忆,即便有失忆这样的狗血事,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冷烈焰虽然是回答姜倩但眼睛却看着林可欣。似乎在谴责她,而林可欣却吓得低垂着头。

姜倩觉得这个英俊无比的男人态度温文尔雅,真是所有少女梦寐以求的高富帅,心中不觉无限神往。这样的男人变心也正常,*太大太多。即便可欣姐倾国倾城。

姜在熙在姜倩那一眼痴迷的注视中顿生灵感,她不好对付姜倩,就让她妹妹来。

等到姐妹相争,她来坐收渔翁之利。

姜在熙拉住姜倩的手,在沙发上同坐下的同时,还在夸奖她。

“哎呀,焰,你看这妹妹长的多漂亮,嘴巴又甜,真是难得。”

林可欣不想姜倩受到姜在熙太多的关注,忙轻声说:“她年纪还小,您别夸她了。”

姜倩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她知道自己没姐姐漂亮,但她也不差啊。别人不过夸她一下,她就拿她小来说事。

冷烈焰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点点头,说道:“是长的不错,也很有礼貌。”

他的称赞让姜倩心里乐开了花。

“小倩今年多大了,在读书吗?”冷烈焰随意地问,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比平时要温和多少倍。

姜倩惊讶于如此温和的冷烈焰,在她所有的记忆中,帝少的少许温和都给了她姐姐。她看了看可欣,而可欣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知道杨小俊早就输了,因为他爱的女人早就爱上了帝少。

“在,快毕业了,冷先生”。姜倩简短的回答。

林可欣皱眉轻摇头,她不明白姜倩的到来是何意?姜在熙表面在笑,心里别提要多嫉妒了。

这个傻丫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树敌呢。

“以后别叫冷先生,叫焰哥哥吧!”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这么叫?”姜倩始终还是一个小女孩,没有林可欣的沉稳,虽然她爱杨小俊,但在大帅哥冷烈焰面前还是小脸兴奋的通红,瞬时眉开眼笑。

“嗯”

“焰哥哥!”姜倩甜甜地叫了一声。

“嗯。”冷烈焰淡淡应道。

“我,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跟你拍张照片?焰哥哥,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最帅的男人。要是不让我拍一张照片,可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呐。”

林可欣心里担忧急了,这个简单单纯的女孩傻得让她心疼。

冷烈焰像是很高兴,痛快答应了。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