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熙雅直播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翌日,清早,黄昏依旧。

晨曦学院前,几个人提着大包小包,像极了要去赶集。虽说是秋游,但大家都不太愉悦,刚才的对话像是一团黑雾萦绕在大家心头:

“我们要去多久?”白荔勇敢地提问。

“不知道,看情况吧。”柳恶魔亲切地回答。

看来,这是一趟莫名其妙而且归期不定的秋游。

小麻雀问道,“我们怎么去黄昏城?”

“走……”柳恶魔故意拖长了音调,又一转话锋,“走当然是不可能的,校车马上到。”

咦咦咦?校车?

众人的态度从不太愉悦转成了非常不悦。

晨曦学院的校车十分传奇,校车每天都准时到达,速度也十分快,但全校没有一个人敢坐。原因是出在司机身上的,司机是学校的美女老师米娜,名字很是温柔,性格却少有的彪悍,她校车开的那叫一个……飘逸,上了她的车的人,能坚持十分钟不吐的人会被奉为晨曦学院一大奇人。

于是人民发出了抗议,“我不要坐米娜的车!”

话音刚落,从远处传来了刺耳的刹车声,一辆簇新簇新的巴士急速驶来,然后一个微侧,它漂移过来了。是的,一辆大型巴士做着高难度动作漂移到了众人面前。

柳恶魔指着缓缓打开的车门,做出个“请”的动作,笑道,“今天不是米娜开车。”

“咦咦?真的吗?”

众人半信半疑地上去窥探。

“真的不是米娜也。”前方部队汇报。

有人赞叹道,“江凛,没想到你居然会开车啊,b组就是不一样!”

坐在驾驶座上的江凛脸上一红,低头憨笑道,“新手罢了。”

“总比米娜强。”大家不遗余力献上诸多赞美。

于是天真的孩子们排着队依次上了车,乖巧地按照领队郁锦的安排的座位坐下,当然也有特别不合作的,比如宁多多。

“坐前面吧。”

“不要。”

“那后面。”

“不要。”

“中间?”

“也不要。”

郁锦有些无力,这算什么?耍小孩脾气?再看宁多多斗鸡似的神情,嘴巴嘟得能挂油瓶,又有些忍俊不禁。

“那你想怎么样?去车顶坐?”

“要你管?”

宁多多跟他对峙了一会,感受到大家好奇的视线,忽然觉得自己太幼稚,自鼻腔里喷出一声气流“哼”,把行李扔在了架子上,坐到白荔边上。

“虽然吵架了,但气氛依然不对劲啊。”后座小麻雀从两个座位的空隙间与白荔小声交流着感想。

“吵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白荔点评道。

宁多多深呼吸,然后扬了杨金针,笑着说,“哎呀,手好痒,谁来让我练习下针灸?”

这句话效果奇佳,耳根立刻清净下来。

这个时候传说中的b组同学也终于上了车。

“苏葡萄,你到底带了多少包行李?这都十几包行李了,你是要把家给搬过去吗?”江凛问道。

“不多了不多了,大概再十包左右,马上就好的。”苏葡萄回道。

于是原先很是空旷的校车立刻少了一半空间,大家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明明只有5个人却要动用一辆起码可以坐30人的校车。

等苏葡萄的行李硬塞上车,柳恶魔站在车下,首长阅兵似的对着大家招手,“同学们辛苦了,早去早回啊。”

虚伪得太有层次了,宁多多擦汗。

车子低鸣一声后发动了,江凛弱弱地说,“你们抓紧哦。”

众人还没完全消化这句话的意思,立刻就被颠了个七荤八素,校车在公路上狂飙,红灯一律无视,遇见转弯,略微的刹车之后就是华丽的漂移。宁多多攒紧了前排的把手,但整个人仍是时而被甩到这,时而被甩到那,像个沙包一样前后左右地撞,只觉天旋地转,头晕目眩。“不……不行了。”白荔的脸比死人还白,两只眼睛贼哀怨贼哀怨。小麻雀被甩到了车前排,死死抓住一个把手,神色虽然痛苦,嘴里还在支支吾吾,“哇,这车开的太个性了……”是啊,是够个性的,玩命能不个性吗?

“江凛啊手下留情啊……”白荔喊,结果这车一个急转弯,她惨叫着摔出去,发出一声巨响,之后就再不吱声了。众人噤若寒蝉,沉默是金。

车子开了几分钟,大多数人已经撑不住了,白荔甚至呕吐不止。终于开到了个长直道,大家都缓了口气,苏葡萄和郁锦没事人一样地走到过道,亲切地慰问遭遇非人对待的众人,一车人愁云惨淡,对着江凛哭泣。

苏葡萄拿了个小瓶子在宁多多面前晃啊晃啊。宁多多被晃得胃酸难受,没好气道,“晃什么呢?又不是金子显摆个屁啊?”

“晕车药。”

“靠,怪不得你没事,你怎么那么有先见之明?”

“没办法,江凛是米娜教的,不防着不行啊。”

语毕,校车里爆出了惨烈的哀嚎,绕梁三尺,余音袅袅。

“到了。”江凛回头,羞赧一笑。

校车上早已人仰马翻,嚎声一片。宁多多捧着脑袋流泪,好痛啊好痛啊,这车窗是什么材质的啊那么强悍,玻璃没坏我坏了。

白荔吃了药脸色明显好转了些,幽怨地看了宁多多一眼,小手伸过来,“针。”

“要针干嘛?”宁多多抚摸着自己脑袋上的大包,空出只手摸出根针递给她。

只见平时温柔善良就是有点小八卦的白荔阴恻恻地一笑,抄起针就往下扎,宁多多一寒,定睛一看,乖乖,这是怎么样的血海深仇啊,白荔居然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扎了个小稻草人,小人身前贴了张白纸,上书两个大字:江懔。

宁多多激动了,为表达自己的支持,友情提示,“写错字了你,凛是两点水那个凛。”

“啊啊啊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天啊怎么办啊神啊佛祖啊阿弥陀佛啊啊咧咧?”白荔一慌就容易语无伦次。

宁多多安慰她,“没怎么办,拿笔改就行了。”

白荔却更急了,哽咽道,“谁会带笔啊我那是用血写的啊我总不见得再咬破根手指吧我呜呜呜。”

宁多多无语,心想你可真够狠的,有那么恨他么?

下一秒,宁多多想到了些什么,阴笑着凑过去问,“这东西咒人有用么?教教我怎么做啊……”

女人的确很可怕。

那男人呢?

坐在车尾的郁锦突然浑身一个激灵,苏葡萄问他,“怎么?觉得冷了?”

郁锦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不,只是我觉得有人想害我。”

“神经,被害妄想症。”苏葡萄翻了个白眼送他。

“到了。”江凛回头,羞赧一笑。

校车上早已人仰马翻,嚎声一片。宁多多捧着脑袋流泪,好痛啊好痛啊,这车窗是什么材质的啊那么强悍,玻璃没坏我坏了。

白荔吃了药脸色好转了些,幽怨地看了宁多多一眼,小手伸过来,“针。”

“要针干嘛?”宁多多抚摸着自己脑袋上的大包,空出只手摸出根针递给她。

只见平时温柔善良就是有点小八卦的白荔阴恻恻地一笑,抄起针就往下扎,宁多多一寒,定睛一看,乖乖,这是怎么样的血海深仇啊,白荔居然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扎了个小稻草人,小人身前贴了张白纸,上书两个大字:江懔。

宁多多激动了,为表达自己的支持,友情提示,“写错字了你,凛是两点水那个凛。”

“啊啊啊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天啊怎么办啊神啊佛祖啊阿弥陀佛啊啊咧咧?”白荔一慌就容易语无伦次。

宁多多安慰她,“没怎么办,拿笔改就行了。”

白荔却更急了,哽咽道,“谁会带笔啊我那是用血写的啊我总不见得再咬破根手指吧我呜呜呜。”

宁多多无语,心想你够可怕的啊,有那么恨他么?

下一秒,宁多多阴笑着凑过去问,“话说回来,这东西咒人有用么?教教我怎么做啊……”

女人的确很可怕。

坐在车尾的郁锦突然浑身一个激灵,苏葡萄问他,“怎么?觉得冷了?”

郁锦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大概有人想害我。”

“神经,被害妄想症。”

郁锦带着残兵们下了车,宁多多扛着行李走下来,情不自禁地感叹道,“哇唬——好美啊。”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大团大团的白云朵啊,郁郁葱葱的绿草地啊,娇艳欲滴的小野花啊。

众人欣赏着美丽的景色,十分默契地扭头问江凛,“你确定这是黄昏城吗?”

黄昏之城可是黄昏国首都,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那边巨繁华巨时尚,所有的建筑物都是金光闪闪的,就跟天上的夕阳一个颜色,所以黄昏城有个别称——金库,一听就很向往。

江凛挂着羞涩的笑容,“这里是黄昏城的边界。”

“咦咦咦?”

“柳老师没告诉你们吗?他说就送你们到边界,接下来自生自灭。”

众人黑线,果然很有柳恶魔风范。

“那我先走了。”江凛温柔地道别,“回见啊。”

话还没说完,他猛地一踩油门,校车咻地狂飙起来,滑出个夸张的漂移,绝尘而去。

这果然是最多灾多难的秋游。

除去受伤缺席的左莫迪和司机江凛,前十名加上苏葡萄一共十人,现在这十人正在鸟不拉屎的荒郊野外大眼瞪小眼。

噪噪杂杂的抱怨声里,郁锦和苏葡萄是最镇定的两个,前者环胸站着闭目养神,样子好看得不得了,后者半蹲在地上,不急不忙地看手里的机器。

“找到了。”苏葡萄对着大家扬了扬下巴,招呼道,“走吧,郊游了。”

宁多多就喜欢跟人作对,立刻挑衅,“你可信吗?你认路吗?”

“定位仪说这是去黄昏城的方向,你说可靠吗?”

“可靠!”除了宁多多的所有人都齐声回答,都一致觉得机器比人可信得多,大公无私地背叛了宁多多,雄赳赳气昂昂跟着苏葡萄去了。宁多多很是受伤,觉得自己居然比不上一台机器有威信,悻悻然跟着上去。

没走出几步,就听见远处的丛林悉悉索索好一阵韩熙雅直播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骚动,那声音怎么听怎么熟悉,就跟见了亲人似的。大家都是轻车熟路的人,都各自忙活起来,掏枪的掏枪,扔钱的扔钱。一番八仙过海那个各显神通之后,留下蜃怪残骸若干。

人多果然力量大,几十只蜃怪一秒就pass。

“我们太牛x了啊。”苏葡萄一脸陶醉地说。

众人都纷纷斜视他,眼神里尽是鄙夷,宁多多一语道破天机,“同学,你乐什么,你貌似没出手吧。”

苏葡萄无耻惯了,皮厚得刀枪不入,晃着脑袋说,“我这不是有集体荣誉感吗?”

众人集体翻白眼,更加鄙视之,宁多多偷笑,暗想苏葡萄你也有今天啊。

但这里的蜃怪也非比寻常,不可小觑,体力充沛,数量惊人,隔个几分钟就冒出来一群亮亮相,走走台步。

第二群蜃怪出来晃悠的时候,出手的人明显少了很多,多花了几十秒才解决。

人多也不都是好处,有道是,一个和尚挑水喝,一群和尚没水喝。总会有人抱着,反正有人会打的想法。

宁多多收起金针,斜眼扫扫白荔和小麻雀,鄙视她们这种□裸的偷懒行为。后者们装出一副若无其事远目的样子来转移视线。

宁多多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然而下一次蜃怪围殴,刚鄙视过别人的宁多多自己也气定神闲地原地休息。

结果可想而知,第n群蜃怪张牙舞爪着扑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什么动作,一片死寂,像在暗地里较劲,看谁会忍不住先出手。当獠牙离自己只剩下一米的时候,苏葡萄终于颤颤巍巍地开了口,“同……同志们,我有生韩熙雅直播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命危险……。”

于是金针、钱、子弹和飞刀漫天乱飞,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画面一下子很是热闹。

危机解除后,队长郁锦皱眉说,“这样不行,我们团队意识不足,再这样下去会有危险的。”

宁多多在心里说,你不也没打吗?好意思说别人?不过这话她也就五脏六腑回味下,没敢说出来。

“那怎么办?”有人问。

大家都是单打独斗习惯了,值班也是两人一组,从来没有那么一大帮人一起干群架,不团结也是正常的。

“不能一起上,那就一个个轮过来。”冥冥之中,有人语出惊人,大家全都循声望去,居然是一直很低调的尹碧涵发的言。

“太有道理了。”

“哦哦!简直是醍醐灌顶。”

“不愧是尹碧涵,真有才啊。”

大家前前后后吹嘘个不停,尹碧涵的涵养功夫简直是一流,宠辱不惊,脸不红心不跳,不声不响站着。

苏葡萄也跟风,“轮着上,真是好主意。”然后露齿一笑,白牙森森,“那我推荐个好东西来确定轮的顺序啊。”

众人胃口全被吊起来了,看向他。

他摊开手掌,一副扑克牌,一副银闪闪的扑克牌。

出来冒险拼命,他居然带着扑克牌。

“嗷嗷,好主意好主意!”

“苏葡萄你真太天才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先见之明啊,我崇拜你。”

苏葡萄靠一副完全没有存在理由的扑克牌再次骗取了大家的信任和尊敬,太tm卑鄙无耻了。宁多多扼腕悲叹,怎么就没人看穿他邪恶的本质呢?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中,新的规则就这样催生出来:由于苏葡萄是b组的人,战力不足,所以由其余九人抽牌,然后按照牌的大小来决定单挑蜃怪的顺序,轮完一次再重新抽。

这规则既公平,又民主,十分对大家的胃口,于是抽签开始。

宁多多从坏笑的苏葡萄手里抽牌的瞬间就有不详的预感,然后看向手里的2,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真是太背了吧。

白荔忽然问道,“大的先上小的先上?”

“当然牌越小谁先上。”有人回。

“可我是a啊。”

“a不就是1么,最小的。”

“a比k还大咧,当然是最大啊。”

宁多多忍不住插嘴,“2有时候也还比a大咧……”

大家说来说去,公说公有理,婆说婆在理,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说,规矩一定要制订得尽量详尽,绝不能有漏洞让人钻空子。

争执不休间,远处的蜃怪已经蠢蠢欲动,似乎不甘寂寞也要来淌下浑水。

“1大还是9大这个问题需要讨论吗?”

“那你打斗地主的时候有见过拿9去压a的吗?”

“争上游的时候,2还比1大咧。”

“刷拉拉——”这是蜃怪穿越过大片草地的曼妙脚步声,已经离震耳欲聋的境界不远了,那应该是离得很近了。

可大家呢,实在有些散漫,吵架的吵架,围观的围观。似乎完全不觉得有任何危险,反而如同置身于一个菜市场,嗯,一个有精彩掐架的菜市场。

蜃怪们也是有尊严的,被这样无视当然会生气,于是嚎得更凶狠更大声了,“吼——吼——吼————————”多么响亮,多么有气势!就如千军万马过境一样声势浩大。

“很吵啊你们!”吵架的人太有默契了,默契得不像正在吵架。

蜃怪们很受伤,哇啦哇啦冲进了菜市场,在最中间吵架的主角终于受不了了,大喝一声,“吵死啦吵死啦!”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一把银色的半自动手枪,以右脚为原点左脚用力地一蹬,整个人就优美地转了个圈,就在那一瞬间的动作中“啪啪——”开了数枪,子弹准确无比地穿过人群的层层阻碍射向可怜的蜃怪,一声倒一只。

白荔收了枪,模仿西部牛仔,轻轻吹了吹枪口的硝烟。

一排蜃怪已然倒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