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跳不许拿出来我检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一条阴森森的暗道,直通这破庙的密室。【全文字阅读】

瑶瑶走在黑袍怪人和黑管家中间,低着头,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沉默、静默,三人交错的脚步声都听得清清楚楚,直到光渐渐射了过来。

瑶瑶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到了门口了。

这是一间小密室,中间放置着一个火炉子,正是光源所在。

黑管家就站在火炉子旁,阴冷冷笑着看着瑶瑶。

“好暖哦……”瑶瑶乐呵呵走了过去,围着火炉子取暖。

“还冷吗?”黑管家冷冷问道。

“嘿嘿,不冷了,可暖了,要不你试试。”瑶瑶说着将平伸双手挨着火炉子上面。

“怎么试呢?”黑管家又问道,黑袍怪人一直沉默着,看着瑶瑶不说话。

“这样,像我这样!”瑶瑶热心地示范。

“这样不暖,像我这样才暖。”黑管家说着,竟是双手缓缓朝火炉子里的炭火伸了过去。

瑶瑶一愣,盯着他的手看,一脸的震惊,嘴巴长得老大。

“像这样,可暖和了,你试试。”黑管家笑着蛊惑道,面善的慈脸,难得有这笑容,双手早已完全插入炙热的火炭中,却没有任何一丝不适。

“火刑……”瑶瑶脱口而出,抬头看向了一旁沉默着的黑袍怪人。

“火刑?”黑管家挑眉问道,苍鹰一般犀利的双眸审视瑶瑶。

“这是火刑吗?”瑶瑶没看黑管家,一脸好奇地看着黑袍怪人,问到。

“说跟你说这是火刑的?”黑袍怪人淡淡问道。

“隐离,隐离说火刑就是要烈焰烧身。”瑶瑶急急答道。

“呵呵,瑶瑶,你怎么变笨了,这哪里是烈火烧身,这是给你取暖呢,像我这样试试。”黑管家说着,仍旧是审视瑶瑶,这一双鹰眸,仿佛任何蛛丝马迹都逃脱不来。

“你才笨呢!”瑶瑶一下子又生气了,气呼呼说着,便往黑袍怪人这边而来。

“呵呵,这丫头……果然……笨!”黑管家故意拉长了尾音,显然话中有话。

“瑶瑶,这可不是火刑,暖手呢,你试试便知道了。”黑袍怪人淡淡说道。

“骗子,你们一定是骗人的!”瑶瑶认真说道。

“我可没有骗你,瞧瞧!”黑管家说着,缓缓伸出了双手,竟是没有灼伤,一双满是老茧的手,完好无损,在瑶瑶面前晃了晃,眸中隐着阴鸷,道:“瞧瞧,没事吧,你试试。”

“真的!”瑶瑶乐了,新奇地抓住黑管家的手翻来覆去地察看。

“真的,没骗你吧,去试试,可好玩了。”黑管家阴笑着说道,而黑袍怪人却是转过身去。

“好啊!我们一起玩!”瑶瑶乐呵呵笑着,就像个孩子得到了玩具一眼,兴奋不已,拉着黑管家的手便往火炉子去。

黑管家的视线仍旧不离她,至始至终都在审视、观察,他要的婢女,既有年纪相貌要求,又必须绝对的傻,绝对的失忆,没有任何过去。

他要一个永远不出陆家大门半步的婢女!

已经到了火炉子旁了,黑管家再次将手伸入火炉子里,铁掌可是他的绝技,再炙热的火都奈何不了他什么的。

这是一个试探,试探这丫头倒是真傻还是假傻!

“嘿嘿,暖暖的。”瑶瑶笑得可甜了,如青葱一般的玉手缓缓伸下。

黑袍怪人早已转身,背对他们,就站在门口,一身宽大的神秘黑袍,一顶玄色獠牙面具,遮挡了一切。

“啊……”

身后一声凄厉的叫声骤然响起,他的手微微一颤,颤得连自己都莫名其妙,冷笑一声,淡淡道:“黑管家,她以后就是你的了,针阁同陆家的交易你可好好瞒着。”

说罢便走,头也不回,只留身后那声凄厉的惨叫渐渐弱去。

瑶瑶早已晕厥在地,双手烧得通红,几乎无完肤,手背上起满了泡,惨不忍睹。

“还真是傻子!来人啊,带回去!”黑管家冷笑地说道,几名侍卫这才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很快,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破庙、断垣、残壁,北风呼啸。

良久,隐离才头干枯的草堆里走了出来,看着破庙的火彻底灭了才离开。

应该去见穆子寒了,也不知道隐弃怎么样了。

穆子寒可不是会将希望只寄托在一个人身上之人,只是,这件事,正如墨雨估计的,他另有目的。

至今,仍旧不动神色,在茶楼上饮茶等着隐离。

青云墨雨已经到了。

“主子,既然知道郡主就在附近,何不动用朝廷的人搜查?”青云急急说道。

墨雨白了他一眼,道:“要查也是等人到陆家了,这样只会打草惊蛇,现在知道郡主平安便好!”

“那主子你也该去趟宫里了吧?”青云问道。

“有点分成,谁是主子!用得着你来指使!”墨雨低声训斥。

穆子寒喝完杯中的茶,这才淡淡开了口,道:“隐弃的事情可办妥了?”

“主子放心,已办妥当,三日一次解药,已经交待下去了。”墨雨如实答道,若非隐弃的命在他们手上,怕是现在隐离也不会这么老实时时来消息了。

“主子,凤歌可是把陆家都摸遍了,也没听说管家要招什么婢女!”青云说道。

“也不知道这婢女是招去做什么的。”墨雨亦是纳闷了。

穆子寒从未提过瑶瑶失忆傻了的事情,仍旧不动神色倒茶,谁都不知道他在算计着什么。

不一会儿,隐离果真道了,黑衣蒙面夜行衣,一来没有任何客套,直接禀告,“已经通过黑管家的考验,带到陆家了。”

“什么考验?”穆子寒问道,握着茶杯的手莫名其妙一紧。

“不知道,我接近不了,我要三日要受罚,这三日皆会有针阁的人来找我,不能帮你了。”隐离如实说道。

穆子寒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该放了隐弃?”隐离这才主动开口。

“我妻子还没回来,你觉得我有必要放人吗?”穆子寒冷冷反问,不再客气。

“你究竟想怎么样,背叛阁主的下场我和隐弃都承担不起,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隐离认真说道。

“怎么,怕我输了他,揭穿了你兄弟二人?”穆子寒冷笑道。

“是!”隐离并不隐瞒。

“直到我把他揪出来,否则你永远拿不到解药。”穆子寒说罢,起身便走。

速度之快,谁都没有缓过神来,如风一般,一闪而过,消失不见。

“老大急着去哪里?”青云没头没脑地问道。

“你管这么多作甚,记住了,不许擅自行动!”墨雨提醒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