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张仪结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灵族是世界上最虚伪的生物!”左左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愤愤不平地瞪着昏迷的楚零曜,似乎恨不得立马跑过去揣上几脚。,

苏颜连忙拦在她的面前,左左恨铁不成钢地跺着脚:“你那么护着他干什么?”

苏颜认真地回答道:“虽然我不知道恶魔和灵族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他……救我过很多次。”

左左冷笑着坐回沙发上:“你现在搞成这样,一切一切都是他的缘故,人类世界有句话,卖了还替人数钱,说的就是你这种傻妞。”

苏颜无言,她和左左认识不过短短数分钟,但却像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亲切自然,很明显,左左之所以这么厌恶楚零曜可能和自己有关,因此,她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她,只好岔开话题:“后来,恶魔族和灵族发生了战斗?”

左左一巴掌拍在苏颜软软的头顶,拉长着脸:“我们是神族,恶魔是灵族和星河大树对我们的污蔑!那是污蔑!”

苏颜:“……”好吧,她一点儿没有恶魔族的自觉性,一想到自己也是恶魔族,没事儿称呼自己恶魔是挺膈应的,于是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

左左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那场战争,唉……”说起那场改变历史改变宇宙的战争,左左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我不喜欢战争,其实很多恶魔都不喜欢战争,我们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那时的你也一样。”

左左沉默了数分钟,不知道是在斟酌该如何来描述那场战争,还是在犹豫是否应该告诉苏颜。

在左左眼里,苏颜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楚零曜的责任,她不希望苏颜再和楚零曜纠缠不清,上一次苏颜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恶魔拥有不死之身,对于除魔族,星河大树一族,恶魔都是不死的,他们没有办法杀死恶魔,但却并不代表恶魔真的天难灭,地难葬,掌握了恶魔法则的恶魔之王阿萨斯就可以轻易地杀死任何一个恶魔。

苏颜还能够活着,不死因为恶魔之王杀不死她,而是因为某个原因,王对她网开了一面,如今,在神国中的所有恶魔都知道,王即将再次君临宇宙,如果那个时候,苏颜还和楚零曜搞在一起,她真的不知道,王会怎么处置她。

九十九个恶魔中,她和苏颜是最好的朋友,亲如姐妹,那种感情从她们诞生开始,绵延了无数的岁月,她不希望苏颜真的死去。

想到这里,左左决定隐瞒曾经的真相。

“当时,灵族,星河大树一族,还有六级以上的高级文明,全部联合了起来,设计了一个无耻的陷阱,镇压了恶魔之王,”左左又变得愤怒起来,大骂灵族和星河大树一族卑鄙无耻,还有那些高级文明跳梁小丑,等她骂够了,才继续说,“我们一共只有九十九个人,其中还有一些在犄角旮旯里沉睡的族人,一些从前被灵族镇压的族人,所以参战的只有六十多人,突然失去了王,我们没有了主心骨,自然就乱了,四散逃走……”

左左低下头,苏颜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觉得此刻的左左显得异常的悲伤。

过了一会儿,左左才继续说:“……因为你的特殊身份,除魔零负责追捕你,我和你一起逃走的,但我们加起来也不是除魔零的对手,所以你说,大家分头逃跑,逃走的机会要大很多,我当时没多想,就同意了,可是,原来你是骗我的,你没有逃走,而是留下来拦住除魔零,为我争取逃走的时间,因为他的目标是你,只要抓到你就足够了。”

苏颜不禁望向昏迷的棺材板,原来他们是敌人的关系吗?

其实在怀疑自己可能是恶魔的时候,她已经隐约猜测到了,只是,还是觉得有点难过。

看到苏颜脸上的表情变化,左左更加确信自己善意谎言的必要性:“你自然不是除魔零的对手,所以被他抓住了,他抓你的目的是想用你来威胁王。”

苏颜“啊”了一声,有点不解:“用我来威胁恶魔……呃,王?”见左左突然变黑的脸,苏颜急忙修改了称呼。

左左点了点头:“灵族发动突袭的那天是王大婚的日子。”

苏颜心里突了一下,自然的联想到某个可能,心想,不是吧。

左左继续补充了一句:“你是王的妻子。”

苏颜:“……”卖糕的,好吧,灵族用她来威胁王很有必要。

左左深恶痛绝地望了楚零曜一眼,又低下了头,她双手抱膝,把脸埋在膝盖上,这个动作苏颜只能听到她的声音,看不到她的任何表情。

“灵族不知从哪里知道恶魔可以被王的法则杀死,所以想用你威胁王用法则自尽,虽然他们杀不死你,但有些卑鄙的手段比剥夺生命更加可怕,所以你选择了重伤自己。”

苏颜愣了愣,急忙打断道:“等等,你不是说恶魔……呃,神族是杀不死的吗?重伤自己有什么用?”

左左抬起头来,她的表情略显僵硬:“哦,我忘记跟你详细解释我们的不死之身了。”

左左端起茶杯,用茶杯挡住了脸,然后用眼尾的余光偷偷地观察着苏颜,确定她并没有怀疑,才继续说道:“我们虽然拥有不死之身,但也会受伤,虽然修复得很快,但如果伤势重到跟不上修复速度的时候,就会进入假死状态,灵族把我们打到假死状态就可以镇压我们,而假死状态之上,还有一个轮回状态,一旦伤势进入了轮回状态,我们会被被迫失去力量,记忆等,轮回到刚出生的状态,出现在诞生之地。”

“你选择重伤自己,直接进入轮回状态,不过由于除魔零的干涉,你没有能回到诞生之地,而是在宇宙中轮回,因为得不到诞生之地的滋养,又没有人指点你如何成长,所以即使轮回了这么久,你现在还是芈月传张仪结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非常的弱,和刚出生的神族没什么两样……”

苏颜沉默地听着,左左口中的除魔零和她认识的楚零曜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她内心是无法相信楚零曜会像左左描述的那样,用比剥夺生命更可怕的卑鄙手段来对付她,用以威胁恶魔之王,可是,站在除魔零的角度上,她是恶魔之王的新婚之妻,而恶魔和除魔族是生死之敌,只有恶魔族覆灭,他们的种族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为了杀死恶魔之王,他或许真的会不择手段。

苏颜忽然不想再听这些旧事,就算今天左左告诉她,自己是那九十九神之一,她依旧没有那种觉悟,她不想搀和到恶魔族和除魔族之间,回到多美星球也好,地球也好,她只想像个普通人一样,学习,工作,找个喜欢的人结婚,然后白头偕老。

苏颜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这让左左暗暗松了口气,这个“真相”她已经精心准备了很久,但面对苏颜,她还是担心,自己编不下去了,好在苏颜并没有怀疑,左左决定趁热打铁,严肃地指了指昏迷的楚零曜:“现在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吧?他是敌人,如果不是他因为王的诅咒失去了记忆,恐怕你早就……”

苏颜连忙咳嗽了一声打断她的话:“那啥,你看,李九思不知动了什么手脚,把我变成了一只猫,我该怎么办?”

左左冷哼了一声,昂着脑袋:“当然是要夺回自己的身体!”

苏颜对怎么夺回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任何头绪,虚心地向左左请教,左左眼珠一转,说:“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苏颜一愣:“什么条件?”

左左指了指躺在角落里的楚零曜:“你发誓以后都不再见他。”

苏颜:“……”

她的心很乱,并不是她不相信左左之前的话,只是和楚零曜相处了那么久,虽然她不能说非常了解他,但至少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他沉默,他寂静,宛如巍巍青山,宛如浩浩江河,苏颜始终无法相信,他是左左口中的那个为了杀死恶魔之王不择手段的男人。

可是,左左有什么理由要骗她呢?

第一次见到左左,那种亲切感仿佛从灵魂里透出来的,她相信左左绝对不会伤害她。

所以,左左有什么理由要骗她呢?

可以,她就是无法相信楚零曜是卑鄙的敌人。

她忽然想,如果有一天楚零曜恢复记忆,她是恶魔,他是灵族,她天生渴望吸取他的血液……到那时,还能成为朋友吗?

苏颜心里泛起一丝丝的苦涩,那苦涩仿佛会传染一样,越来越浓烈。

左左一直都在观察苏颜的反应,见她沉默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此时见苏颜眼底泛出悲伤,更是焦急不已。

“娜娜,他是敌人啊,我们是天敌啊,你可得冷静点啊,可别被这家伙给迷惑了啊!”

敌人啊……

苏颜在心里叹了口气,一开始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双方的立场,但那时候她就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爱上楚零曜,可感情这种东西,并不是说不爱就不爱,它像春雨一般,不知不觉就洒落在了心底,而那里,不知何时有了一枚种子,但她回过神时,那种子已经抽出了一小片嫩芽。

苏颜想,自己现在最多是对他很有好感,最多是喜欢,并没有爱上。

如果单相思的话,那多丢人,如果他们相爱的话,似乎害人害己,如果有一天楚零曜恢复记忆,那时候她该如何自处?

苏颜沉默了多久,左左就在她身旁念叨了多久,不断地给她描述那些因为是敌人产生爱情,最后不得好死的悲惨故事。

苏颜听得眉角直抽,本来有点悲伤的心情也给左左的那些故事给赶跑了,她想了想说:“他变成这样样子,都是因为我,我没办法现在就发誓说以后不见他,除非他伤好后……”苏颜眨巴着眼睛望着一脸抑郁的左左,“你能治好他吗?”

左左黑沉着一张脸,圆圆的脸蛋拉得老长:“我考虑一下!”

说完,她扭头跑进一间房间里,用刺耳的关门声来表达自己对苏颜的不满。

粉红的客厅安安静静的,苏颜缓步走到楚零曜的身旁,他肩上的那个大洞似乎又小了一点,从洞口生长出的红线像水草一般在空中摇曳生姿,他的脸色很苍白,双唇紧闭,没有一点血色。

苏颜什么也做不了,但又无法什么也不做,便弄了条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她想把他移到沙发上,奈何这货实在太沉,她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连条腿都没扯动。

最终她还是什么也芈月传张仪结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做不了,只能蹲在他的身旁,默默地望着他,然后想着之前左左的那些话。

她不再在意自己是不是恶魔,人类中有好人也有坏人,自然,恶魔里有像伊莉丝这样残忍的恶魔,但也有像左左一样的恶魔。

只是让她有点担心的是恶魔之王阿萨斯。

左左说,她是他的妻子,虽然婚礼被灵族破坏了,但左左就是认定,她是那个男人的妻子。

苏颜在心里辩驳,那人的妻子是安菲琳娜,不是她苏颜。

就算她曾经是安菲琳娜,但就像左左说的,没有了安菲琳娜的记忆和经历,怎么能说她是安菲琳娜呢?

苏颜变得烦躁起来,不论是楚零曜和她的敌我关系,还是恶魔之王阿萨斯,都让她很烦躁,干脆,她什么也不想。

这时,门开了。

左左的脸黑如锅底,站在门口,没好气道:“他的伤我没本事治,只能暂时延缓他的伤势,你必须答应我,从此以后都不再见他。”

苏颜还想讨价还价,左左忽然变了脸,厉声道:“娜娜,你就听我的话好不好?我们没多少时间在这里讨论,李九思和黑羽肯定还会找来,我们要抓紧时间,先去夺回你的身体,也许过不了多久,王就会君临宇宙,到时候,到时候……”

苏颜很清楚地感受到左左在害怕,但她其实不明白左左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什么?”

左左第一次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勉强笑了笑:“没怕什么啊。”

但此刻的左左让苏颜感到心疼,她点了点头,有点苦涩地说:“好。”

在纳美星上的那片沙漠,楚零曜明确表示过,以后最好不要再见面,如果不是她陷入危险,楚零曜是不应该出现的,或许不见面对两人都好,现在他受这么重的伤,也是因为来救她,而她却不能为他做任何事。

左左说楚零曜是扫把星,苏颜却觉得,自己对楚零曜来说,才是扫把星。

见苏颜答应,左左松了一口气,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你把你失去身体的过程跟我说一说,我虽然猜到了一些,但有些东西还不太明白。”

苏颜其实想让左左先救楚零曜,但又担心再把左左给惹毛了,后者反悔不救楚零曜,便坐到了左左对面,把自己了解到的过程都说了一遍。

“能夺取你身体的绝对是神族,灵族和星河大树一族没那个本事,基本可以确定是伊莉丝干的。”左左冷笑着把玩着自己的笔,画了一些零食出来,给苏颜吃。

这让苏颜心里那个羡慕啊,自己要有这笔,岂不是想吃什么就可以画什么?

“就算是神族,想要夺取其他神族的身体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应该是用了引魂香,”左左咬着一块猪蹄,边吃边告诉苏颜,“说起来,这事儿和李九思脱不了干系,引魂香就是他发明的,这个疯子一直妄想打败王,但王有法则,他根本不可能是对手,于是异想天开地想要夺取王的身体,于是研究出了引魂香……”

“结果呢?”苏颜好奇地问。

“自然是失败了。”左左翻了个白眼,“不过引魂香还是引起了王的注意,不过这东西只能神族对神族使用,而且使用者必须比想要夺取的人强,否则就会反噬,像李九思那样的,香刚燃起,就被反噬重伤到假死状态了。”

“也就只有你这样的,实力和刚出生没什么两样,失去了不死之身的伊莉丝才可能成功。”

苏颜默默低头,其实她觉得自己最近有努力变强来着,只是她对比的是普通人,突然一下子把她提高到与恶魔并列的程度,自然显得弱不禁风。

“我也没什么好办法,除非去问问李九思,毕竟这香是他发明的,不过我们现在躲这个疯子还来不及,所以只能用笨办法了。”

见左左终于说到了重点,苏颜打起精神来,问道:“什么笨办法?”

“伊莉丝的伤应该很重,而且使用引魂香是有后遗症的,她现在离假死状态也差不远了,笨办法就是,我把你的灵魂抽出来,再放进你的身体里,你只要杀掉她的灵魂,自然就能夺回自己的身体。”

左左擦了擦手上的油,表情显得有些担忧:“这个方法风险有点高,毕竟灵魂厮杀非常危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到这里,左左突然恼火起来:“就算失去了不死之身,她怎么能夺取你的身体呢,你毕竟是她的妹妹啊!”

苏颜正在啃一个果子,闻言大惊之下把果核给咽了下去,弯腰咳嗽了半天才狼狈地吐出来:“你说什么,我是她妹妹?”

之前听左左说过的恶魔诞生方式,全是天生天养的,自然不会有父母亲人等社会关系,所以,伊莉丝怎么会是她的姐姐?

左左递了块帕子给她擦嘴,科普道:“宇宙中最先诞生的生命是王,然后王诞生的地方成为了神国,我们都是紧随王之后在神国里诞生的,神国里有山有水,比如在同一座山诞生的,就会被认为是兄弟姐妹,你和伊莉丝就是在同一条清泉里诞生的,她比你早,所以是你的姐姐。”

“那……”苏颜依旧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伊莉丝从来没有说过这一点,从见到她时,就想要夺取她的身体。

左左叹了口气:“伊莉丝疯狂地喜欢王,结果王选了你,导致伊莉丝性格大变,屠杀了许多文明,最后被除魔零给镇压了,所以,你懂得……”

苏颜:“……”这就是传说中姐妹为了一个男人反脸成仇?

可即使这样……

苏颜自然不清楚,在燃起引魂香时,伊莉丝有过一瞬间的犹豫,只是她认为自己的一切遭遇都是苏颜造成的,仇恨让她点下了那一指。

苏颜默默地叹了口气,她没有安菲琳娜的记忆,就算从左左口中得知伊莉丝是她的姐姐,结合伊莉丝做过的事,自然无法产生半点的感情。

只是一想到左左说的,用了那个笨办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果,苏颜还是犹豫了。

她迟疑地问:“要不去找李九思问问,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他好像对我没什么恶意。”

左左想也不想地摇头,一手指戳在苏颜的眉心:“傻妞,李九思要么想以你为诱饵骗楚零曜来,要么就是想用你和王交换什么,他是我们中的异类,绝对不能相信的,而且我听说伊莉丝曾经和他有过奸情!”

苏颜呆了呆,然后叹了口气,左左担心的有道理,她和李九思相处了几日,其实并不清楚他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如果他念旧情选择帮伊莉丝,自己傻不拉几地去问他怎么办,万一被坑了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

左左握着笔画了一个罗盘,然后朝苏颜的眉心伸出了手,苏颜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清楚她不会害自己。

一根透明的丝线被左左从她的眉心抽了出来,随着那根丝线被抽出,苏颜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处,不禁惨叫了起来。

“不痛,不痛,马上就好了!”左左被苏颜叫得脸色发白,搂着苏颜颤抖的身体不停的安慰。

一条半尺长的丝线被她猛出,然后被左左飞快地按在了罗盘之上,罗盘随即就亮了起来,光芒四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